当前位置: 主页 > 正在发布 > 你问我答 >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劳承全等人从访民到巨贪的蜕变

时间:2014-08-27 09:25 点击:
2011年9月我出院之后,通过朋友认识了大家都是原附城公社农业大队社员的北街二队劳承全和北街一队苏德祥。 从首次见面到今年2月中旬才彻底识破其巨贪面目时止,我一直尊称其儿子
           2011年9月我出院之后,通过朋友认识了大家都是原附城公社农业大队社员的北街二队劳承全和北街一队苏德祥。
    从首次见面到今年2月中旬才彻底识破其巨贪面目时止,我一直尊称其儿子小车被砸烂、家门被两次炸坏、其本人在潘州街道办上访时遭殴打的劳承全为“全叔”,并就他和苏德祥等人上访反映的土地腐败等问题、他家门被炸坏一事、他和苏德祥及李懂等人当选村民代表后遭到黑老大威逼一事,向有关领导和在网上进行了呼吁。
    2007年3月,不服潘州街道办信访答复和高州市政府复查结论的劳承全和苏德祥等人,向茂名市政府递交了要求复核东门队和北街一二队位于沿江路的土地被非法买卖和土地款被截留一案的申请书。
       2011年2月20日、4月2日和7日,劳承全等人就2000多个失地村民的养老保障问题,向高州市信访局进行了信访。分管副市长吴伟多次接访了劳承全等人。
    2011年8月6日,劳承全和苏德祥在联名申诉书中说,高州县政府的1990年57号文下达后,当地官员在没有一个村民签名同意农转非的情况下,就非法征用了原东郊区的1000多亩耕地、1000多亩山地、500多亩鱼塘坡地;政府说农转非户口的成员每人每月可供应约25斤统销粮,并承诺2000多个村民可终身享受国家统销粮待遇,但在村民们仅享用了3个月就遇到取消统销粮供应制度至今,却对失地村民们的生老病死不闻不问;每人上缴政府1100元后被安排进集体单位的特定年龄村民,在工作不到3个月就被后来全部破产的集体企业辞退回家;等等。
    2011年4月28日,带领村民们到潘州街道办信访的劳承全,遭到该办副主任汤某的殴打。同年8月27日,到北京上访的劳承全等人被劝返回家。
    2011年10月,赶走巨贪蓝振辉后掌控东郊物业公司达几年时间的黑老大曾仕权,在全省“三打”行动中被抓捕。利用黑老大失去自由之机,劳承全、苏德祥、古金辉等人鼓动村民们,请求潘州街道党委书记钟乃亮和高州市政府协助改选该公司的管理层。
    在这封请求信中,还未尝到权力甜头的劳承全、苏德祥、古金辉等人说,原该公司法人代表蓝振辉许下公司成立后改善村民生活、解决村民老有所养和资助困难村民的诺言,没有一项兑现,10多年来始终只给村民们发放每人每年仅为20元的分红,直到黑老大上台前才提高到80元,损害了村民们切身利益的公司混乱管理,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劳承全等人接着支招说,公司管理层改选后,须由10个村队各自选出2人组成物业管委会,再由只尽义务的20个成员选出3个领工资的常任人员,管理公司的日常开支等工作,常任人员应当每月每季度将收支等情况向其他成员公布核对,成员要及时将情况传达给全体村民,以接受监督,公司的经营投资等重大事项,最终须由全体村民决定后方为有效、才能实施。
    然而,当劳承全、苏德祥、古金辉、李懂等人掌控实权才发现公司一年的收入不是几十万元而是高达三四百万元后,马上就把选举前在高州大球场向2000多个村民许下的诺言和上位前向我发誓绝对会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廉洁的话,变成了狗屁,立即就将自己制定的公司章程,视为草纸一张。这些目无国法、不顾2000多个村民死活的绿头苍蝇是如何巨额贪腐的,我已在今年4月26日起的数封实名举报信里详尽地描述了。
      巨贪蓝振辉接任东郊居委会书记、转任城南居委会书记而成为万人所求的土地爷之后,伙同这2个居委会的某些干部,将均留作集体办企业用地的北街一队1.44亩、北街二队6.61亩、东门队6.186亩土地,更将农转非后同样留作集体办企业的原东郊管理区170多亩、10个生产队合计100亩的留用地,全部私分私卖一空,大多数以每平方米五六百元非法买卖的留用地,入账的卖价仅为5元左右。巨贪蓝又利用独掌东郊物业公司之机,在10个商铺和2栋商业楼房的租金每年每月都在升涨的客观情况下,与租户签订了租金年年固定不变且低得离谱的阳合同。
    黑老大赶走巨贪蓝之后,不仅独占了每年收入达三四百万元的东郊公司,还在2011年被捕前,向高州规划局申请报建且得到批准在4244平方米划拨土地上建几栋20多层高的商住楼。他不但在狱中经常打电话警告劳承全等人不能卖属于他的这块划拨土地,还在出狱后以请吃饭和奖赏每人100元为代价,收买100多个村民到潘州街道办拉横幅和喊口号,强烈要求贪污私分了200多万元的劳承全等人滚下台,请求钟乃亮让他复位。
    权力是副春药。老农一个、非党人员的劳承全,自从将东郊公司的会计出纳两要职一肩挑变成财神爷之后,居然自封为等同当年蓝振辉的劳书记,并要求别人也如此称呼他。今年2月至5月接连签字将自己全部股权卖给黑老大的劳承全、苏德祥、李懂等20多人,在签名拿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东郊公司的股民,更加不是近2000个不慎将老鼠捉入米缸的村民选出的败家代表了。面对村民们极其愤怒的不断声讨,这些权力迷非但拒绝交权,还公然私分败光今年以来收取的物业租金。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平心而论,爷爷级的劳承全和苏德祥等人,在农转非前后一直是逆来顺受和一盘散沙的2000多个村民当中,能站出来进行民告官却虽败犹荣的维权,是令我十分感动和相当难得可贵的。可是,在村民们和我面前信誓旦旦的劳承全、苏德祥、李懂、古金辉等人,一旦掌控了不受监督和无法监督的东郊公司权力后,就马上撕下了遮羞的面具,赤裸裸地成了比蓝振辉和黑老大更加贪婪的人。
    既然,在劳承全这群绿头苍蝇的眼里,他们自己制定的东郊公司章程已经是草纸,接通高压线的中国法律在高州已经完全失效,那么,就让我这个舍命地为民请命和实名举报的党员公务员,再将该公司的章程变成利剑,再将断了线的高压线用身体接通吧!
    (欲细看我向税务、公安、纪检机关实名举报劳承全等人的举报信,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1766596400


附1,茂名市政府法制局2007年3月13日给劳承全的答复函:

附2,高州市政府2011年3月1日给劳承全的信访告知单:

附3,高州市政府2011年4月7日给劳承全的信访告知单:

附4,高州市政府2011年4月12日给劳承全的信访告知单:

附5,高州市公安局南关派出所2011年7月12日给劳承全的调解通知书(北关派出所副所长钟永锋在2010年5月31日违法解调时,居然又不依法给我出具一张这样的通知书),汤某后来赔偿了劳承全7000元医药费(一次与本大队的人冲突后,小聪明过人的劳承全马上住进了医院,我和一个朋友提着水果到病房进行了探望):


附7,劳承全和苏德祥等人联名的申诉书:





附9,2008年3月24日茂名市信访案件复查复核委办公室给苏德祥等人的复述意见书(在1999年向蓝振辉索取了30万元后,截留了5万元的劳承全,不是把余款分给3个生产队的全体社员,而是单独分给了自己和本队的人):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编辑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15-01-14 09:0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